首页 | 高教动态 | 发展规划 | 大学章程 | 治校参考 | 暑期研讨 | 综合治理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治校参考>>正文
 
     
     
   
(167)从美国大学教务长去留之争看大学治理
2021-06-18 10:24  

复旦大学数学学院教师姜文华博士因为没有获得续聘及诸多过往积怨,愤而刺死了宣布解聘决定的书记。这件事不仅是两位先生个人和家庭的悲剧,也提醒高校用人制度及聘用、解聘程序需要完善。

可以设想,如果有良好的程序,姜老师的诉求能够得到良好的回应,他的个人情绪能够得到合情合理的疏解,他也不至于走到杀人这一步,而王书记也不至于和姜老师结下私仇。

很多评论者对比了中国和美国教授遴选、聘用制度的差异。我有在国内高校工作的经历,也有机会透过丈夫工作的波莫纳大学切近观察美国大学如何选用和解聘,其中就包括波莫纳大学教务长的去留引发的争论及处理过程

我把这段过程写出来,或许对我们的高校管理者有一点参考价值。

南加州这所人文学院由于教务长的去留,变得热闹起来。

教务长是一女性同性恋者,她与同性妻子及妻子的孩子生活在学院提供的一所宽敞舒适的房子里,拿着丰厚薪水,享受着优越福利

我刚到这里,就听教授朋友们吐槽她,抱怨她不及时回复邮件,耽误工作;以妻子生病需要照顾为由,总是早早下班,下属因此增加了工作量,引起怨声载道。

问题很快提上校方管理层议事日程,并很快传出她职位可能不保。

她还没行动呢,40位教授立即行动起来,联名致信校长及教师执行委员会和全校教职员,呼吁就教务长去留决策的过程要公开、透明

他们承认不了解教务长能力或其他人对她有什么意见,但他们认为,学校应该允许员工兼顾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应创造条件让教务长照顾病妻和孩子,如果教务长因家庭困难必须辞职或被解职,这会让他们觉得唇亡齿寒,会削弱他们对学校的信心,会影响学校吸引优秀人才。

他们要求公开讨论教务长的去留问题。

校长出差在外,遂委托副校长和教师执行委员会召集了这次会议。

听参会的朋友说,会议开得非常热烈。教师委员会通报了教务长的家庭和工作情况。

她需要照顾家庭,因此难以全身心履行她作为教务长的职务,这影响到全校的工作开展;教务长本人主要诉求是,她的同性恋身份以及她的家庭困难,要求允许她请假照顾家庭,或允许半职

为她辩护的人也提及教务长的性向问题,质询反对她的人是否有因此对她另眼相看的可能,以及由此引发的关于多样性身份、少数者身份的尊重问题、学校的工作评价过程及工作和生活平衡问题,要求学校考虑教务长的要求。

反对者的声音在会上不占主流,要求教务长要么全职、要么辞职的声音非常强烈。

反对者并不罢休,立即发了一封致校长、教师执行委员会及全体员工的公开信,认为上一次会议存在问题:40名反对者只有15人参加了会议,怀疑并非所有的教职员都知晓此事。他们认为问题没有在会上得到全面、充分的讨论。他们要求再召开一次全体员工公开会议,在更大范围内公开讨论教务长工作的评价过程和结论

校长和教师委员会分别回信,感谢来自同事们的所有信件,同意在十天后开会,并希望这时举行的对话能对大家都有助益。会议议程有两项:

1、 校长将在会上通报学校副校长及教务长的工作评价问题。

2、 将就近期一些同事提出的关于大学治理中的包容和透明问题、处理工作和生活平衡的挑战、共同体建设中涉及尊重和信任的挑战等问题。

会议如期举行,讨论了有关议题,同时,校方通报了对教务长的安排:她辞去教务长职务,转到物理系做教授,但保持教务长待遇不变

波莫纳虽然是一所私立大学,但是,这里的教职员工真没把自己当外人,他们非常积极地参与到从大学治理到具体个人的权益保护中,从一些教授及职员提出对教务长工作的不满,到校方有解雇她的动议,到另一些教授公开声援她,并以同事和群体成员的身份为她的待遇呼吁,要求校方在评价她的工作和涉及她的去留问题上保持公开和透明,要求了解和参与整个过程;

从藉此保证她以及每个员工避免不公正的评价和待遇,到保证她不是因为得罪了某个领导或者少数人而遭到打击报复;

从借这个事例讨论更宏观的学校治理问题,知情、参与、公开、透明问题,到少数者身份及其权利的保护问题,等等,教务长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都以主人翁的身份积极参与,主动介入学校事务

当那些反对辞退教务长的教职员就教务长的工作评价过程质询校方并提请全校员工关注教务长利益时,他们也讲得非常清楚:

他们并非就此事说此事,而是要通过介入和监督,确保教职员工都收到公平公正的待遇;他们竭力为教务长争取权益,不仅仅是为了教务长,也是保证包括自己在内的教职员都不至于受到不公正的对待。

如果说教职员们的较真儿令我感慨,那校方的做法同样令我感慨

校长并不觉得教职员要求了解教务长工作评价并介入其辞职过程是多余的,或者是不应该的。

相反,从校长到教师委员会,都及时回应不同的意见和建议校长不仅逐一给致信他的教职员回信,也先后为此事两次给全体教职员写信,感谢大家关心学校的治理,说明情况,回应关切,表示会以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方式处理事件,并应反对解聘教务长(其实也许用要求了解情况并参与事件处理过程更准确)的教职员的要求,召开了两次公开会议,讨论他们提出的问题,回应他们的质询和忧虑。

一切都是公开进行的,反对的人、支持的人,都不仅实名写信,而且都在会上公开阐述并论证自己的观点

这里没有阴谋、没有私利,也没有争吵,大家都做得光明正大,观点明确、强烈,表达都理性、文雅。

最后的结局,是各方都可以接受,都有所得,也有所妥协

教务长辞职,学校委任了两个人临时代理教务长职务,同时积极寻找新教务长;教务长转任教授,工作未丢,待遇保证,有了时间照顾家庭;

不满教务长工作的人们,因力不胜任的教务长辞职而感到满意;

当初反对校方解雇教务长的人,因为自己的关切得到了积极的回应,了解并参与了整个过程,而且他们的介入帮助教务长保住了工作和待遇,心情也比较舒畅。

这样一件原本可能引发多方不满乃至全面危机的事件,因互相倾听、公开、透明、理性、充分讨论和协商,得到了妥善解决,学校凝聚力、共同体内的信任感都得到了加强,校长、校方的权威没有因此下降、瓦解

这算得上是大学治理、成功的沟通和漂亮的危机处理案例吧。

(资料来源一读EDU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 2013 南昌工程学院高等教育发展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天祥大道289号(瑶湖校区) 邮编:330099 北京东路59号(彭家桥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