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教动态 | 发展规划 | 大学章程 | 治校参考 | 暑期研讨 | 综合治理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治校参考>>正文
 
     
     
   
(88)艺术地和哲学地教与学
2017-06-20 11:01  

我个人从事大学教育已近三十年,向来对于中国大学的制度和状态持批判的态度,曾经出版过一本小册子《欠改革的中国大学》,是我的讲话和短文集,多半是批评中国大学制度的。我以为,中国大学之所以办得不好,固然有社会政治方面的原因,也有基础教育制度、利益固化、社会风气、民众心态等等多方面的原因。以我对大学教育的反思,我越来越相信德国教育家和语言哲学家威廉姆·冯·洪堡的说法:教育是整体的,要改就得全改,要从上到下整体改革。

我国教育问题的关键,我概括为两点:其一是基础教育阶段过度学习,孩子们得学太多的东西,十分疲惫和痛苦;其二是高等教育没有实现自由原则(教的自由和学的自由),也没有在自由原则基础上贯彻宽进严出的原则。

我们的基础教育是为“应试”设计的,而不是为“人”设计的。这就让人十分恐怖。我们的小孩子们在身体发育阶段读了太多的书,而且这些书多半是为考试准备的教材,趣味是匮乏的。如今,不但小孩子们变成了考试机器,从事基础教育的老师们也成了考试机器。现在中学老师们可以用分数为每一个学生设计好前途,比如什么样成绩的学生应该怎样提高自己,各科分别需要考多少分,可以考多少分,哪些课得重点补,哪些课少补或不用补,要达到这些分数需要花多少时间补课,补这些课需要花多少钱,等等。可见在中学里,学生和老师一样都变成了考试机器。鉴于现在的家长们也普遍精于此道,尤其是社会上以谋利为目的的考试培训机构浩浩荡荡,所以整个社会也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一架考试机器。在这架巨大的考试机器面前,个体的反抗是十分无力的。有的小孩走上了“艺考”之路,本来也算是一种抵抗或者逃避的道路,但你只要知道今年报考中国美术学院的考生有六七万人(而美院只招1000人),你就能理解,这条逃避之路有多么艰难困苦。

基础教育阶段的过度学习,早已成一大社会顽疾,成了民众普遍痛恨、但又无法摆脱的难题。不过搞笑的是,辛辛苦苦考上了大学之后,学生们却普遍不愿意读书了。不该读书、不该读太多书的时候不得不拚命读书,成年了,本该用功读书的时候却不想读了。这是不是特搞笑?这原因也是多样的,既与基础教育的严苛和变态有关,也与高校学风和社会风气相关,但根本上是因为高等教育没有贯彻自由原则和宽进严出的原则。自由原则与宽进严出原则,这听起来是相互矛盾的,其实不然。自由永远意味着责任,有了自由才可能唤起真正的责任感。大学里只有贯彻了自由原则,在制度上保障“教的自由”和“学的自由”,在操作上就是实行完全学分制(自由开课、自由选课、满学分毕业等),才可能形成对教师和学生的规范性要求,不合格的教师才可能退出,而学生们才可能自觉承担学习的责任和义务。

现在的情况却是:没有自由,也没有规范——自由与规范永远是联结在一起的。你只要进了大学,就很少有不毕业的。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当年(1980年)在浙江大学地质系读本科,因为不喜欢专业又不让我转专业,只好忍受漫长的四年煎熬,所以根本读不好,啥也没弄懂,但我只有最后一门课挂了,所以也拿到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就地质学专业而言,老实说,我显然是一个“假学生”。而我这样一个“假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座大学里教书,教《普遍地质学》和《大地构造》什么的,不误人子弟才怪呢。我相信,我们的大学培养了不少像我这样的“假学生”,这真是令人悲哀。

在这方面,现在的大学生已经好一些了,开始有机会重新选择专业了,但也还没完全的放开,也还有不少不适当的限制,比如我所在的大学,向来是规定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我们叫绩点高的学生)才有“转专业”的资格——这简直是一种混蛋逻辑:你在某专业上成绩好,你就可以转学,去学别的专业了!我以为,事情应该倒过来,真正应该转专业的是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你在这里学不好,或是兴趣不合,或是志向有变,所以才要换个专业试试呀。

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你到饭店吃饭,饭店服务员说你可以点前面五个菜,后面的是不能点的,像话吗?大学生都是成年公民,进大学学习是要缴费的,学什么是他自己的权力,大学只能规范他所选的这个专业需要完成多少个学分,至于学什么专业、具体课程怎么组织,那是他的自由。但现在不给学生这个自由,这叫大学吗?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中国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大学,因为没有贯彻大学最基本的自由精神,这个自由就是教师自由开课,学生自由选课。今天我们教师讲什么也是被规定好了的,最近居然连研究生教学也要有固定教材了,离我们自由开课、自由教学的理想更远了。于是我们的大学便成了缺乏知识创新的地方,一个什么都被制度规定好了的官僚机构,教授们争着当处长、当校长助理、副校长什么的。这哪里有大学的样子?

因为没有自由的前提,所以我们也无法向学生提出规范性要求,宽进严出的原则也是不可能提出来的。前几年我曾经向我们学校提出一项建议:每门课程都要设不及格的比例,比如设为10-15%,这就是说,如果一门课100人选,必须最后有10-15人不合格。最后学校领导给我的回复是:那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毕业以后还有竞争力吗?大家可是都在比学生就业率哦。我只好无语了。——这再次表明教改是整体的事,光是你一家改,你就会被牺牲掉。大家都在玩假,你不得不一起玩的。

群众意见大,政府也明白,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于是各省市都在闹改革。但为什么改不了、改不好呢?为什么反而越改越乱,越改问题越多呢?原因也是多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有二:一是利益固化,二是目标不明。现有教育制度已经市场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你只要看看今天的上市公司学与思、实施军事化教学的衡水中学就明白了),这个链在哪里断了都有人心疼肉痛。据说现在上海高级一点的补课教师的年收入在百万以上,其中就有我们学院毕业的研究生。另外就是改革目标不明,或者也有可能是不愿意明白。我认为教育改革的根本目标只有一个:使教育合乎人性,达到自由人性的培养。分开来讲,基础教育的改革方向是:以成长为中心的游戏式和体验式学习;而高等教育的改革目标是:自由的教与自由的学。失去了目标的改革只能是添乱,今天我们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这样的情况。(资料来源于网络)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 2013 南昌工程学院高等教育发展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天祥大道289号(瑶湖校区) 邮编:330099 北京东路59号(彭家桥校区)